蔓草社区

推出黄大豆2号合约迫在眉睫

  在十届全国政协委员、蔓草社区总裁刘汉元的头上,有着一大把令媒体记者眼睛发亮的光环:全国民营企业家杰出代表,国内水产饲料及主要畜禽饲料生产大王;2002年,被美国《财富》杂志认定的全球40岁以下最成功的商人;2002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九……因此,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刘汉元注定要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
  出人意料的是,今年刘汉元委员为十届全国政协会议带来的提案直指中国期货市场——一份《关于尽快推出大商所黄大豆2号合约的建议》。
  饲料大王始终关注着期货市场
  虽然多年专注于饲料生产和相关科技产业的投资与开发,但刘汉元向记者坦言,虽然他们目前尚未进入期货市场,但对这个市场的关注一点不亚于业内人士。
  他说,期货市场是一个投资、投机与套期保值功能兼备的市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者、原料采购者需要利用期货市场发现价格的功能指导生产活动,提前锁定采购成本,并通过这种机制在产供销各方之间,提前达成供求契约。发现价格和锁定成本,是每个企业都不能回避的问题,而且,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对期货市场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强。作为国内最大的水产饲料和主要畜产饲料生产商,刘汉元认为,蔓草社区与期货市场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尽管他目前尚未直接进入这个市场。
  禁止进口大豆期货交割无异于把自己关在国际市场大门之外
  对于中国大豆市场的供求及贸易状况,刘汉元说,中国国产大豆每年在1500万吨左右,但由于中国大豆的供给存在大量缺口,因此每年中国还需要进口大豆1000—1500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从数量上看,国产与进口的比例是1:1,但实际上,由于进口量集中,商品率可达100%,而国产大豆由于比较分散,实际商品率很低,因此,进口大豆已经在中国国内大豆市场贸易中占到三分之二的比重。
  刘汉元认为,在这样一种贸易状况下,大商所停止了进口大豆的期货实物交割资格,表面上看似乎是通过技术壁垒排斥了国外转基因大豆的进入,但实质上却是用自己设置的障碍把自己关在了国际大豆市场之外。
  中国是大豆的主要消费国和最大进口国,大商所的大豆期货交易已经受到国际市场的密切关注。而我们没有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时机加快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步伐,却通过取消进口大豆的期货交易资格,关上了开放的大门,结果也把自己关在了门外。
  外商抬高要价胃口,为大豆国人付出不菲代价
  说到国内企业为进口大豆所付出的代价,刘汉元委员备感痛惜。他在提案中指出:一年多来,我国的进口大豆并未减少,但是由于我们的转基因政策以及不能进入期货交易等原因,我国已经为进口大豆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刘汉元委员说,国内大豆市场供求缺口的存在和对进口大豆的依赖,是近几年内难以改变的现实。由于限制进口大豆参与期货交割,使国产大豆现货市场出现价格“虚胖”,许多以大豆为原料的生产加工企业,纷纷把采购目标转向价格相对较低的进口大豆,进而引发国外大豆贸易商趁机抬高对中国的大豆出口价格。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从美国进口的大豆价格已经上涨20%,国内过度投机的大豆期货价格,不仅影响了国内采购者的参考基准,也影响了美国等主要大豆出口国的要价胃口。结果,国人为购买数量与过去相差无几的进口大豆而掏了更多的腰包。按目前的涨幅计算,每年我国进口1500万吨大豆,国人将要多付75亿元!而且在国内过度投机的推动下,还有可能进一步拉高。这一数字,不能不令人触目惊心。
  事实上,刘汉元委员所建议推出的黄大豆2号合约,去年就有媒体做过相关报道。这个合约是一个采用以国际大豆质量标准为基础的榨油用大豆指标体系,主要侧重于榨油大豆标准。据报道,推出黄大豆2号合约,本在大商所工作计划之列,但时至今日仍不见2号合约踪影。
  刘汉元委员指出,停止进口大豆的期货交易,等于将大商所的期货交易来源减少一半以上,这对于我国期货市场的繁荣和发展是不利的,对于我国争取世界大豆价格的控制权也是不利的。他认为,推出黄大豆2号合约,会使大商所大豆期货市场形成一个完整的期货市场体系,既有以大豆国家标准为基础的期货品种,又有以国际大豆质量标准为基础的榨油用期货品种,或者明确进口非转基因大豆同样可以用于交割,或者在现行政策下将两者合二为一,从而增强大商所大豆期货品种的国际地位。这样,一方面可以振兴我国大豆产业,一方面也可以推动市场与国际接轨,不断提高我国期货市场国际水平,为争夺大豆国际市场定价权奠定基础,同时,可以有效控制我国的大豆采购价格,降低进口成本。
?
蔓草社区 @ 2019 TONGWEI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2048号  总部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588号蔓草社区国际中心  电话:028-85188888  技术支持:蔓草社区传媒